咩师奶:

今天妈妈生日🎂
这个月是要把一年的蛋糕都做完的节奏…
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莫名有点心酸

拍在床上:

蛤蛤蛤蛤蛤蛤蛤蛤神他妈中枪【捂脸笑哭】 

悖悖论:

其实我觉得除了去看3D电影才是真正的FML外其他的都挺好

口水口水

邻家铺子:

抹茶杏酱杯子慕斯

病院(9-11)


♢就这样最后三章完结了!!

♢啊啊啊抱歉啊(土下座)之前的时间间隔太长了都没好好的回复大家(´థ_థ)σ,接下来要忙起来了就把积攒的放一起,连贯地看下来总是不♂一♂样的(快来打醒我)

9.

“以后不要再犯这种错误!”护士长逮着试图逃跑的病人瞪物吉,“有什么意外可不是你能担的起的,做不好的话就给我回家!”

物吉脑袋缩到衣领里,只管嗯嗯嗯地点头。护士长看他年轻还没什么经验,眼睛一闭也就过去了。她苦口婆心教导他几句,末了领着病人离开。

青江一直在拐角看着,护士长从走廊消失以后才出来:“发挥得怎么样?”

“对不起……我没忍住……”物吉叹气,掏出四叶草挂件给他看,“我特意把这个露...

病院(8)

“你这段时间的状况挺好。”医生双手交叉放于桌面,看着他一页页翻过图片,“头疼怎么样了?”

“好很多。”一期拿起两张图,上面分别印着锋利的刀刃和人体被枪等武器戳穿的创口。他对比了一会最终把创口交还给医生,“这张?”

医生接过来,手掐下巴沉思。其后他用了很直白的措辞:“你放弃了刀刃说明你不很畏惧它,或许有很久的时间与刀相伴,觉得自己对它有相当的掌控力。”

“不……我没有经常接触刀,只是在馆外远远地看一眼而已。”他摇头,竖起一根指头,“最多是小时候被裁纸刀划破手。”

医生也没表现出任何意外,打开本子查看记录:“当时你入院第一次检查,选中交给我的是——写着‘铭切’的图。你说自己对刀的铭有点恐惧...

病院(6-7)

糟糕糟糕这个速度药丸(捂心倒地)

6.

再一次轮到藤四郎们远征,他在临行时挨个整理他们的行装。

比起自己成年男性的身躯,他们远没有发育健全,太过纤细的四肢不适合战场,是敌人偏爱的靶心。

即使短刀的极化在推行,他仍是一个爱操心的兄长,做不到心无顾虑地放他们出门远征。

可这是“主命”啊。

他拍拍领队的乱:【再见,路上小心。】

【很快就回来~别太想我们。】乱抱住他的腰蹭了蹭,很快男孩的头顶被摩擦得炸成棉花花苞。乱自己随便捋了捋头发,跟着其他孩子离开了。

他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从视线里淡去,树枝上忽然垂下来两根链子,叮铃铃作响。

【都走完了,你还看什么?】枝杈间藏了一只鹤,被树叶包裹...

病院(5)


好像能稍微记起一点梦的内容了 ,看来是个好梦。

一期从抽屉里抽出他久违的日记,下笔尽量还原梦中场景。翻翻几周前的记录,笔迹凌乱到飞起,带着显而易见的焦躁。写得大多是意味不明的个人情绪,也提到了最近自己的转变,开始对什么感兴趣,梦里多次出现了什么……

纸笔摩擦发出纤细的“莎莎”声,恰到好处地抚平了他从梦中携带出的神经质。结束后他郑重地合上笔记把它送回抽屉。

走到窗边弯腰看底下的花园,还是如此和平。有小姑娘追逐着一条腊肠跨过篱笆,蹿过他的视线奔向远方。

下楼的时候一期又扫了眼鹤丸的门,开着的。经过一早上的反思后他发现自己(有意无意地)干了件很伤人的事……道歉的话,也不明白该站在哪个角度...

灵魂改图系列

身高差什么的不要在意啦

病院(4)


不先生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啊。

一期一振遇到了目前人生的第二大挑战,仅次于被送进精神病院。

有一面之缘的男病人对他说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
哦!对了,男病人,到底还是病人啊。一期在巨大的冲击中缓过劲来,他避开心里那些动静,诚恳地建议道:“您该休息了。”

=“不好意思我拒绝”,青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了,像蔫掉的细竹子,“你也不问问我名字就拒绝……”

“……好吧,您的名字是?”

“鹤丸国永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青年带着满眼的希冀凑到他身边,巴巴地等待着回音。

鹤丸国永……是刀的名字。

名为鹤丸国永的刀。
啊,确实是把名刀……
数珠丸?……青江?
……全都是刀?

——一期一振,也是把刀啊。...

【全员】来kiss吧!(下)

手书梗上、中、下,三发完结!

浦岛跟到一半时肚子喊饿,物吉陪他去厨房。剩下青江和骨喰蹲墙脚。

他俩都听见了那声尖叫,原来山姥切高音是这样的……

“咱队长还是相当生猛的。”青江扭头对骨喰感叹,“哦他们出来了,呜喔——”

大俱利伽罗脸上多了几条鲜明的指甲印,严重点的在往外冒小血珠。他掏出光忠塞给自己的手帕擦了擦,对着堀川不太熟练地说了句“打扰了”。

堀川和和泉守都吓死了,堀川扯下晾衣绳上的被单冲进屋:“兄弟!?”

山姥切抱膝靠在墙上直喘气,估计是经历了一场单方面的恶斗。他不看堀川,只是伸出根手指:“……被单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
堀川把被单给他系上,山姥切抓着被单才放松一点。高度紧张后终于...

【全员】来kiss吧!(中)

本丸的夏景,刀剑们都换上清凉装备上阵了。而在“打刀胁差作战室”里的男士们,恨不得裹起棉被藏进地下冬眠,来躲避即将面对的刃生挑战。

物吉贞宗在屋里蹦哒试图让伙伴振作起来:“不要灰心不要灰心!要大家带来幸运呐!”

青江回道:“嗯,你加油,我们看着。”

和泉守说他要找国広,直接就走了。

骨喰仰面躺着,脸上盖了本打开的书,从下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浦岛觉得大家都没指望了那我也没指望,刚趴到骨喰旁边准备一起睡,一下被物吉身上“希望一定会有大家不要放弃”的kirakira之光给闪到。

“啊,要看不见了……”浦岛捂住眼睛,翻了个身起来:“难道我们真的要接受两个月内番的折磨?”

“只要队长努力,我们...

【全员】来kiss吧! (上)

♢由那个大家都懂的手书衍生

审神者狠狠咬下一口苹果:“光忠,你亲过别人没?”

烛台切正在收拾她揉成一大团塞在柜子里的衣服,闻言一抬头:“人没亲过。”他顿了顿,看见审神者的表情变化,又赶紧补充道,“刀也没有。”

她长长地“哦——”一声:“那好啊。”

“您又在想什么?”烛台切暗道不好,放下了衣服提醒:“作为刀时做不了这种事,现在因您而获得了能行走跟感受的身体,也不会执着于相互之间的……那个,接触。”

审神者会意地摆摆手:“我懂我懂。”

要我好好锻炼你们,好习惯人类身体嘛,我懂。

烛台切满意地点头,心想主上难得理智一回,晚饭加餐。

然后第二天审神者专用公告上就多了一张纸:

是不是对...

病院(3)



他坐在另一间和室里,静静地听着门外的动静。他在等待,手指规律地轻敲在膝盖上。

走廊的脚步声渐渐的进了,一声叠一声,欢快地跳动着,他感觉到身下的榻榻米在微微震动。

门唰得一下打开,伴随着高扬的呼唤:“我们回来了哦!一期哥——”

这些孩子们没有管自己身上的灰尘破烂,开心地冲他跑来。

他起身张开手臂并微笑回应:“欢迎回来。”然后用力地抱住接连撞过来的身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不是,又做了个梦。

一期拖着疲惫的四肢走向洗手间,每次洗完脸他都会抬头看向镜子,确认自己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在。

他想问问父母自己有没有弟弟妹妹,就...

病院(2)

一期一振在自己的病房中醒来,他甚至想伸手抹掉脸上不存在的露水,冷静后发现没有身上没有露水只有冷汗。

他在做梦时思路清晰,醒来以后却怎样都记不清和他说话的人是谁,长什么样,以及他们在干什么。

唯一鲜明的观后感的是……难过?一期觉得这个词简直不能再合适了,他相当的难过。心脏,手臂,指头,包括眼睛,每一处,灌进过量记忆之后的酸涩感和疲倦揉杂成团,堵塞住口鼻让他难以呼吸。

如果这样的梦持续下去,我就真的疯了。一期想。

正值第二日早晨,楼下的花园还是有吱呀吱呀的轮椅声传上来。昨天他自顾自就睡着了,估计是青江喊了护士把他弄上楼的。

他下床走进洗手间,用水冲了把脸,准备下楼看看青江在哪里好道谢。然...

病院(1)

正式入住病院的第一天,护士在将近黄昏时来找一期,领他去1楼的大厅。

“大家注意一下——这位一期一振先生,今天就要加入我们啦!”面对自娱自乐中的病人,她用对5岁小孩的口气说话,并鼓起了掌,“欢迎欢迎!”

一个男人正在拿筷子捞餐盘里的豌豆,听到声音猛的仰高下巴瞪大眼睛看一期。他打量了一会,忽然敲起筷子嘿嘿嘿地笑起来:“欢迎!”

紧接着是大厅里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叫喊,一期甚至听见了高兴地拍肚皮的声音。

只有一个人例外——那个病人刘海遮了半边眼睛,手撑下巴低头看一本杂志。一期看了一眼,目光从书上酥胸一撇而过,然后不由自主后退几步。

在这里,一间精神病院,有个男人一本正经地看那种……那种书刊……...

病院(0)

“从患者的表现来看,他的情况很不稳定。我们从您提供的日记着手,对患者做了些检查。”

“患者最近对刀剑很有兴趣,对,就在这几个星期。您和患者的其他家人知道吗?”

“啊……没发现么。抱歉,恕我直言,您对自己的儿子有些缺乏关注。”

“对了,还有件事要问您——您还有其他孩子吗?”

“什么?独子?……这就奇怪了。”

“不不不,只是和患者有关,身为医生我有责任询问家属搞清楚情况而已。”

“没有,他很平静,如果您一开始没有坚持说他患了病,我们也不会做检查。毕竟是那么年轻的孩子,同事们都不敢相信呢。”

“好的,好的。请放心,患者要留院进一步观察,您可以去看看他了。”

“还有,请不要在患者面前提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7)

Part.7终章

堀川牵着五虎退走过来:“鹤丸先生呢?他没出来?”

清光正在数人,听到这话愣住了:“我以为他离开过了……”

“客人,您忽然说的出去玩是什么意思?房子着火了啊!”平野焦急地原地转圈,“一期哥和鸣狐先生还在里面!”

藤四郎们慌乱起来,十个小的加上两个大点的,不管不顾冲向公馆的情景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。

堀川硬着头皮上了:“鹤丸先生正去救他们,不要冲动!你们还想给家人添麻烦吗?”

吵闹声慢慢弱下去,3个人劝阻来劝阻去,好歹把局面稳住了。

纸张迅速烧成灰烬飘浮在空气中,书架开始萎缩。一期隐隐约约闻到纤维烧焦的气味,他抱紧双腿试图让自己占据更小的空间,尽管这毫无意义。

兄弟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6)

Part.6

“我们所有人,都在17年前的大火中死去了。”

清光噌的一下站起来:“开什么玩笑?!你是说我们一直被一堆鬼……包,包围着?”话一出他又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也不是活物,冷汗一滴接一滴冒出皮肤。

“是什么维持着你们的形态和这座公馆?”鹤丸急切地问:“有人对你们做了什么?”

“那个时候……”他陷入了回忆,“因为一些家族矛盾……”

我们完全醒悟时已经晚了。先前匿藏在家仆之中的人掀掉伪装露出狰狞的本相,这伙强盗高叫着踏破了大门,脚猛踩过地板,打翻了桌椅,踢开阻挡他们的事物。

父亲出去和他们的首领交涉,为了防备几乎带走了全部的护卫。剩下的,在实弹面前退畏了。

我带着一期和藤四郎躲进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5)

part.5

外面陡然传来雷声,狠狠地击穿了大气接着延伸向地面。

鹤丸听见了鸟雀受惊后扑扇翅膀的声音,带动树枝树叶稀稀倏倏的颤动。他始终没有去看一期的反应,奋力挥动手臂居然挣开了桎梏,拉起堀川就往门边跑。

在他脱离藤四郎的一刻,房间里霎时间黑暗下来。头上的灯泡依旧有些余热,散发着淡淡的光,吊在天花板变成了数只转动着窥视鹤丸和堀川的眼球。焦糊的气味从墙壁、地板逸散而出——像是什么东西正在燃烧。

堀川慌乱中转动门把:“根本打不开。”

藤四郎们在看不见的地方移动了,小步小步的接近他们,吐露出的呼吸和幼崽呼唤母亲一样虚弱而又尖锐。

鹤丸暗中一戳堀川的脊梁,迅速地说:“你什么时候被弄来的?”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4)

Part.4

早晨,并没有来临。

鹤丸的第一反应不是叫醒一期询问,而是下床翻找他带来的背包。

机械表在昨天洗澡的时候收进去了,此刻鹤丸取出一看,表盘静止在10附近,是他进入公馆的大致时刻。

果然有什么开始不对劲了。

鹤丸抵住额头回溯记忆,他想不起来到这里的目的,满脑子里都是乱挥舞着毛笔走过来的画面和自己与一期昨夜的谈话。

“鹤丸先生,您在干什么。”平淡的毫无起伏的声音在他脑袋后方响起,鹤丸扭头正巧对上一期的眼睛。它们依旧令人沉醉,只是如今失去了温暖,带来的仅仅是寒意。

这个一期和昨天的不一样。鹤丸后退了几步,下意识挡住了背包。

“您在干什么?”他重复了一遍,当目光触及鹤丸身后露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3)

♢各种想让人捂脸的套路要出来了【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.GIF】

Part.3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吉光就带着他家的孩子们拜访过主宅。

我的长侄名字叫一期,有一头少见的浅蓝色头发。大家长们都说这个孩子将来会是我们一族的天空。

一期的性格很温吞,吉光把他和他的弟弟们都教育得很好。那群叫藤四郎的小家伙喜欢和我的狐狸玩耍,狐狸说每次遇见他们自己就要掉一层毛。

我父亲作为一家之主,对吉光的困境理应有所表示。粟田口家名扬在外,树敌颇多,再多揽下一家仇敌也无所谓。

吉光就这样留下了他的儿子,和他坚持要同去的妻子离开了主宅。

自此拢共10年的光阴,一期和藤四郎们再也没有与父母团聚。

后来……发生了那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2)

Part.2

换下潮湿的衣服和鞋子,他们穿过玄关的楼梯通向二楼客厅。

狐狸去向鸣狐复命了,此刻只有鹤丸和一期踩着木梯子一步步往上。他们身高体型相仿,一期就直接拿来自己的一套衣服给他。鹤丸扯扯衬衫领口,在另外一个人气息的包围下有些不自在。

一期注意到他的动作,抱歉地说:“委屈你了,我没有未开封的衣服,擅自拿别人的衣服又不太好……”

“不不不不是那样的,我……”鹤丸立即否认道:“我到陌生的地方有点紧张而已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一期也没多想,倒是加紧了步子,“弟弟们要等急了吧,我们快一点。”

“好。”

刚进门时还没有感觉到,进入客厅了鹤丸才发现自己身上温度相当的低,一眼望去最显眼的是客厅尽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1)


♢这个粟田口有点可啪(不

Part.1

这次鹤丸的工作地点是一个乡下小镇,在堀川带领下转了一圈发现镇子后边果真连接着一大片森林。

现在他正背着包一深一浅地往森林里走,堀川送他进来时原本要一起去的,被鹤丸忽悠回去了。

他说此行千险万险,万一你又出个意外谁去记住你那两个朋友的事?

堀川一听,摇头说不行啊,我真的想去找安定和清光的。

鹤丸有点无奈,于是脸色一沉装模作样道:你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,危机时刻还得保护你,再专业的人也变鸡肋了好吗?

堀川低头思考了几秒,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鹤丸国永一溜烟跑走了。

鹤丸先生等等啊我还没和你说它们出现的地方呢!堀川朝他背影喊,可惜那个人一直未...

【鹤一期】粟田口公馆(0)

一个小小小小的序章(^艸^)

♢称呼不会按本来的“殿下”

♢这个粟田口有点可啪(不

Part.0

我和国広又回到了那天的地方。

时间是晚上8点。我们躲在灌木丛里,把脸紧紧贴上地面,雨丝击打在我的额头一阵阵凉意。近在咫尺的小水洼中印射着月亮。

他们果然又出现了,轻言细语地说着话,却一蹦一跳连水洼都开始轻微震动。

我攥紧了手指,想扑上去质问他们到底做了什么,但又无法抬起一根指头,只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。打破这诡异压迫的,是旁边堀川突兀的吸气声:

“多了,多了一个……”他颤抖着。

我立刻打断他看向那些人的目光:“不是说别看了吗?!”

此时他们本该远去的其中一个,突然回过头,笔直地走...

【APヘタリアMMD】白黒日本の扇舞-傷林果-【狩衣】sm號17695132

© 咸鸡 | Powered by LOFTER